儿童游乐园:与其又赶又拆,不如规划建设

 近日,有市民多次致电市长热线和益阳日报新闻热线6980110,反映佳宁娜市民广场突然冒出许多游乐设施,导致市民休闲场地不断缩小,场内环境脏乱差。6月6日,本报2版以《莫让广场变闹市》为题进行了报道。一个月过去了,问题似乎并没得到实质性的解决。这背后,到底存在着怎样的矛盾?
 
商家的游击战:从此广场到彼广场,利益驱动让商家乐此不疲,甚至与有关部门结盟
 
记者从市长热线办了解到,关于佳宁娜广场娱乐设施问题,益阳高新区城管办已做出如下处理:一是原已签订协议的项目到期不再续签;二是不准再签新的项目进来;三是对未经许可的项目坚决清理。
 
如此看来,取缔游乐设施是迟早的事。但这或许仅仅是治标不治本的办法。
 
5月初,秀峰公园游乐设施被整体拆除,许多经营游乐设施的商户转战奥林匹克公园南门广场。后经本报介入报道,奥林匹克管理中心对这些游乐设施进行了拆除。但没过多久,这些商户又瞄准了佳宁娜市民广场,大批游乐设施就此涌入。
 
记者了解到,这种游击战令有关部门不胜其烦。由于商户常常结伴而来,相关部门也渐渐产生了法不责众的心理,执法力度孱弱。看到儿童游乐市场的潜力,有部门甚至与商户签订协约,面对市民的投诉和上级的责令整改,阳奉阴违走过场。
 
家长的头疼病:撤了游乐园,孩子没处玩,但私建的游乐园危险、脏乱、没"营养"
 
有利可图及利益的牵绊,是儿童游乐园乱建现象频发的重要原因,但市场的确有需求,才是问题产生的根源。
 
 “市里没有青少年宫,没有儿童主题游乐园,现在连广场的小型游乐设施都要拆除了,放假带孩子去哪玩,成为家长的心病。”市民王倩抱怨道。
 
市民周蔚说,若不去游乐园,她扛不住孩子撒娇耍赖;带孩子去广场私建的游乐场,她又总是担惊受怕。“有一定危险的大型机械游乐设备,根本没有配套的安全设施,我从不让孩子玩,但小型游乐设备的卫生状况也令人堪忧。”周蔚认为,儿童游乐设备亟待规范。
 
 “游乐设施本来就少,商家和管理部门都没对游乐场地进行年龄区隔。我家4岁大的孩子经常和年长好多岁的孩子一起玩,被大孩子戳伤压伤的情况时有发生。”何晓担忧,这些游乐项目基本没营养可言,孩子纯粹是在瞎玩胡玩。她期盼更多益智元素融入游戏项目,寓教于乐。
 
教师肖婉琼说,城区游乐设施的短缺,也间接产生了别的问题——“学生放学、放假没地方玩,有的就跑到网吧打游戏,要么跑去野外池塘游泳,都令校方和家长头疼不已。”
 
规划部门建议:游乐园最好选址云雾山生态保护区和寨子仑森林公园,加建少年宫
 
要解决这一问题,疏堵结合才是良策——取缔私建游乐园的同时,还要建设规范的游乐场所。
 
“目前我市暂未规划儿童主题公园。”市规划局技术科科长陈立芳介绍了我市在建、将建公园有关游乐设施的规划情况——资阳区计划在长春路与金花湖路交界处,建设占地110亩的资阳公园,约有七八亩地用作儿童游乐场地,其内将建沙坑、旱池,架设秋千、跷跷板等设施,但不会引入中型、大型机械性游乐设施。赫山区规划建设清溪河公园,整体占地虽有上千亩,但公园沿河呈带状分布,域内山地多、平地少,也只有七八亩地划作儿童游乐场地。益阳高新区在建的3000亩梓山湖公园,山地水体都是重点保护对象,儿童游乐场地规划面积小,预建内容单一。
 
“资阳区、赫山区用地紧张,地价又贵,基本没有合适的场地。如果不考虑资金成本,资阳区可在资阳大道北的一个将建公园、赫山区可在清溪河公园靠近龙岭工业园地带各自划地15亩,用来建园。”陈立芳说,综合考虑,益阳高新区云雾山生态保护区和寨子仑森林公园是最好的规划建址。“这两个地方地价便宜、交通便利,只需划地30亩左右,就可建设一个露天儿童游乐园,另外建设一栋类似少年宫的综合楼,孩子们就有地方去了。”
 
陈立芳说,室内和户外的搭配,能满足多元需求,运动和益智类游乐项目的兼顾,能提升我市儿童游乐项目的层次。